logo

ESPE:解析工业机器人革命现状

  2014年以来,广州、佛山、中山等多地相继推出“机器人换工人”的政策。珠三角不仅广泛地使用机器人,还要打造机器人或智能装备产业基地,已经列入珠三角多地未来发展议程。越来越多的企业已开始将机器人应用于产品生产的各个环节。深圳ESPE意普董事长刘女士说,现在珠三角工业机器人年增速已达30%,有些行业达60%。让“世界工厂”摆脱依赖廉价劳动力的发展模式,是这场工业革命的意义所在!

 


 
 中央财经频道对广东各行业机器人革命现状的报道
 
 
  珠三角的机器人革命是全国工业化转型的一个缩影。在近日举行的“2014长江东北高峰论坛”上,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务院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办公室主任张国宝曾表示,由发改委主导的东北振兴方案起草完毕,已上报国务院,等待审议。该方案重点在于向东北地区放权,深化国企改革,完善区域创新和加强培育新兴产业。其中,加强培育新兴产业中就包括了推进工业化与信息化的融合发展这一要点。作为全国工业的领头羊与核心地带,东北地区的工业化转型拥有巨大的潜力空间。伴随着政策的扶持,东北地区有望延续珠三角的成功模式,通过机器人的替代革命逐步完成工业化转型。
 
  产业升级转型必然会产生巨大的市场空间,国外的工业机器人厂商早已对前景广阔的中国市场虎视眈眈。2013年全球工业机器人销售总量排行榜上,日本安川以30万台位列第一,瑞士ABB以25万台位列第二。这两家公司很早就选择了布局中国市场。2013年,安川在常州的机器人工厂已经投产,目前在青岛的机器人产业园正在建设中。ABB则更是把全球机器人事业总部以及两大生产基地之一放在了上海浦东。ABB机器人中国区负责人李刚曾表示,“ABB对工业机器人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已经全面做好准备迎接中国工业机器人黄金期的到来”。
 
  与外企一样,国内公司自然也想抓住行业转型机遇拓展市场。A股公司中,有数家扎根东北的上市公司涉足机器人产业。智云股份是我国第一台六轴机器人涂胶机的缔造者,在汽车领域自动化装备行业已经积累了二十多年的生产经验。公司控股的大连戈尔清洁化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机器人清洗机已完成调试,未来订单前景十分乐观。博实股份具备医疗服务机器人产业化潜力,公司大股东为哈工大,已成功研制“微创腹腔外科手术机器人系统”,并通过国家“863”计划专家组的验收,打破了国外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技术垄断。机器人为行业龙头,工业机器人占有率居市场前列,并为军方提供特种机器人服务。博实股份与哈工大共同参与国家863项目,研发机器人产品,技术实力较强。
 
 
  工业机器人年增速已达30%
 
  深圳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介绍,珠三角工业机器人年增速已达30%,有些行业达60%。
 
  与此同时,珠三角机器人工业也发展迅速,走在全国前列。广州提出到2020年打造两三个工业机器人产业园,形成超千亿元的智能装备产业集群;2013年深圳机器人和自动化产业的产值超过了200亿元,提出要以机器人、可穿戴设备等为重点,建设国内一流智能装备产业基地;东莞则力争2016年全市工业机器人智能装备产业产值达到350亿元,到2020年达700亿元;佛山顺德借全国唯一“装备工业两化深度融合暨智能制造试点”的东风,规划明年智能制造产业规模超千亿元。
 
  控制器实现自主生产
 
  控制器、伺服电机和减速器被称为机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据了解,目前国内大部分知名机器人本体制造企业,均已实现控制器的自主生产,在核心零部件上取得了突破.
 
  机器人产业链主要分为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设备制造厂和下游行业应用三个层面。此前,由于国内基础工业较为落后,使得关键零部件在精度、成本等方面与国外存在一定的差距,国内设备制造企业通常采购国外的零部件进行组装。
 
  不过记者昨日从中国国际机器人展览会上了解到,目前新时达、新松机器人、南京埃斯顿等国内部分知名的机器人制造企业均已实现了控制器的自主生产。
 
  控制器相当于机器人的大脑,配合控制系统,实现机器人的运行操作。那智不二越(NACHI)上海贸易公司机器人事业中心副总经理杨叶青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控制器是机器人核心零部件中技术水平最高的一个。控制器的自主生产意味着我国机器人企业在核心零部件层面的突破,不过和国际巨头相比,国内企业仍有不足。由于精密减速器基本上所有机器人企业均需向日本纳博采购,因此这种不足主要体现在伺服电机上。
 
  新松机器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制造机器人过程中伺服电机和精密减速器仍需外购,公司自主生产的这两个零部件难以满足实际需求。新松机器人即上市公司机器人,是国内最早进入机器人领域的企业。上述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两个零部件)连我们都做不了,国内其他企业基本不太可能做好。”
 
  记者向其他国内公司展台的工作人员求证,得到的回答果然如此。而川崎机器人、那智不二越的工作人员介绍,公司除了精密减速器需要外购之外,其他核心零部件均自行生产。
 
  借下游应用突围
 
  尽管在上游硬件方面,目前国内机器人厂家和国际巨头相比仍有不小差距,但是新时达副董事长袁忠民认为,未来国产机器人厂家有望从具体行业的应用解决方案设计上实现突破。
 
  袁忠民表示,机器人应该理解为一个软件产品,而不是机械产品。“所有动作的实现都必须要靠软件来完成,而软件设计是否符合用户要求,是基于对具体行业的了解。”
 
  长江证券分析师李佳认为,机器人下游中低端领域总需求很庞大,同时外资厂商由于定制、研发、服务成本较高,暂未进入此类市场。
 
  洁具行业或许可以作为机器人新兴应用领域的代表。据了解,全世界90%洁具在中国生产。喷釉作为洁具制造其中一项工序,由于粉尘和噪声让人无法忍受而招工困难。宏源证券分析师赵曦测算,全国卫浴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约500余家,规模以上卫浴工厂需10~20个喷釉工作站,总计需5000~1万台喷釉工作站。以每个工作站用5台工业机器人计,仅洁具市场,机器人需求量就达到2.5万~5万台。
 
  广东省经信委2014年主要工作计划之一,就是“在珠三角地区规划建设一批智能制造示范基地,重点发展中高档数控机床、工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产业,打造10个智能制造示范基地,并以此为依托争取再创建1-2个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
 
  “一直以来,珠三角装备制造业都不强大,现在把智能化、信息化融合在我们特定的产业,是我们转型升级很大的一个契机和机遇,意义重大。”广东省政府参事陈鸿宇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从生产产品上升到生产装备,就站在了产业链的顶端,能够更加贴近核心技术。“这是我们转型升级的关键点,这一跃做得好的话,那么我们制造业就非常有竞争力。”

TAG: